当前位置: 首页 > 图说好人 >

一镇两位妈妈割肾救尿毒症儿 两对母子都平安

时间:2015-05-13 14:44来源: 上饶晨报 点击:
万有林很感谢母亲杨晓霞给他捐肾 叶上云为母亲胡玉水捶肩 在弋阳县南岩镇,有这样两位母亲,她们普通却不平凡。说她们普通,是因为她们都是农村妇女,文化水平都不高,但就是这样两位看似普通的母亲,却做出了不平凡的壮举割肾救子。 这两位母亲,分别是弋阳

  万有林很感谢母亲杨晓霞给他捐肾

  叶上云为母亲胡玉水捶肩

  在弋阳县南岩镇,有这样两位母亲,她们普通却不平凡。说她们普通,是因为她们都是农村妇女,文化水平都不高,但就是这样两位看似普通的母亲,却做出了不平凡的壮举——割肾救子。

  这两位母亲,分别是弋阳县南岩镇旗山村的杨晓霞和贞畈村的胡玉水,她们的儿子分别叫万有林和叶上云。5月10日母亲节,记者前往弋阳县南岩镇,听两位母亲讲述了各自割肾救子的感人故事。

  杨晓霞:“我是母亲,我不救他谁来救”

  儿子透析之痛刺痛母亲

  5月10日下午,记者来到南岩镇旗山村,见到了杨晓霞和其儿子万有林。

  杨晓霞今年54岁,是一名普通农妇,育有一双儿女。儿子万有林初中毕业后,到县城学习安装铝合金的技术。一年后,年仅17岁的万有林已经学有所成。然而2012年12月,万有林因眼睛经常充血,甚至有时会看不见东西,于是前往位于鹰潭市的解放军184医院检查。检查结果,万有林患的竟是尿毒症。此后,杨晓霞和丈夫一起陪伴万有林前往省人民医院治疗。

  万有林每两周要做5次透析,每次透析需要4小时,频繁的透析让万有林痛苦万分,但他咬着牙挺了过来。“每次做透析后,儿子连话都说不出来,同时因排尿困难,身体浮肿,常说做透析好难受,我看着真的很心疼!”杨晓霞回想起万有林当时治疗的情景,还是忍不住流下了泪。杨晓霞说,后来,儿子实在坚持不住了,对她说“妈妈,实在太痛苦了,我不想再做透析了,我想换肾”。见儿子做了一年的透析,病情并无好转,而且人还很痛苦,作为母亲,杨晓霞再也坐不住了,她实在不忍心看着儿子这样痛苦下去。杨晓霞决定把自己的肾捐给儿子。“当时我和丈夫都想把自己的肾捐给儿子,但我丈夫是家里的主要劳动力,要干活养活我们一家人,还要筹集医药费,家里没他不行。”杨晓霞说,她丈夫是个老实本分的农民,家里的经济收入全靠丈夫种田和农闲时做些小工。

  心里想的就是一定要救儿子

  在朋友的推荐下,2014年8月,杨晓霞和丈夫带着儿子万有林前往河南中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进行肾匹配检查。检查结果显示,杨晓霞和儿子万有林肾的匹配度达到了80%,可以进行肾移植。在经过充分准备后,2014年11月22日上午,杨晓霞和儿子万有林先后进了手术室。“我比我儿子早2小时进手术室,当时我脑子里唯一想的就是一定要救儿子一命。他还那么年轻,作为母亲,如果我不救他谁来救他?”杨晓霞告诉记者,手术很成功,这让她很欣慰。手术后,她在重症监护室里观察了4天,随后转到普通病房,而儿子万有林在重症监护室里整整待了3个星期。记者了解到,这段时间里,杨晓霞每天不但要忍受着自己身体因手术带来的疼痛,还要担心儿子是否能适应她的肾?

  出院后,杨晓霞和儿子回到家中休养,生活的重担从此全落在了杨晓霞丈夫一个人身上。今年2月,万有林因肺部感染住院治疗了3个月,又花了不少钱,加上每天还要吃那些昂贵的抗排斥药,至今已用去医药费50多万元,而其中的30多万元是借来的。这些借款有来自亲戚朋友,还有街坊邻居。杨晓霞捐肾救子的故事,早已在小山村传开,乡邻们都为这种伟大的母爱而感动。

  记者看到,做完捐肾手术才半年的杨晓霞,身体还很虚落,而戴着口罩的万有林双眼却炯炯有神。“换了肾后,我整个人都轻松了。我母亲的身体原来非常健康,但因捐了一颗肾给我,现在经常腰痛。”万有林感慨地说道,“我病了3年多,我的父母陪着我面对风雨一路走来。很感谢我的父母,尤其是我的母亲。我现在虽然不能为她做什么,但是只要我身体健康就是给她最好的礼物。”

  胡玉水:“就算拿命去换,我也愿意”

  刚做了胆囊息肉手术又捐肾

  贞畈村与旗山村同属南岩镇,两村相隔七八公里的路程。

  记者来到位于贞畈村的胡玉水家,胡玉水和儿子叶上云都在家。8年前,胡玉水将自己的肾捐给了儿子叶上云。接受了换肾手术,如今叶上云看上去和正常人已经没什么两样。叶上云告诉记者,2006年11月26日,是母亲捐肾救他的日子,他永远都会记住这一天,因为正是这天,他获得了新生。

  叶上云说,患尿毒症之前,他的身体一直很好,并且有一个美满的四口之家。然而2006年的“五一”劳动节,在外打工的他本想回家孝敬一下刚做了胆囊息肉手术的母亲,可是到家没几天他自己却病倒了。他先是头痛乏力,后来全身浮肿。经弋阳县第二人民医院检查,他患的竟然是尿毒症。对此,家人一时都很难接受这个现实,立即赶到医院进一步向医生咨询,“尿毒症”究竟是一种什么病,应该如何治疗?医生说,尿毒症最好的医治办法就是换肾,但换肾的费用很高,需要10到15万元。如果肾是兄弟姐妹或父母捐的,可以节省两万元左右费用。

  叶上云说:“当时哥哥、妹妹和父母都说要把肾捐给我,后来家人在商量的过程中,我母亲坚持要用她的肾。但我很担心母亲,怕母亲的身体吃不消!”

  “我当时对我老头子说:你不能捐,你是全家的顶梁柱,没有你,这个家就垮了!而我的大儿子和女儿,他们都有自己的家庭要照顾。但为了救小儿子叶上云,就是拿我这条命去换我也愿意!”胡玉水告诉记者,她和儿子的肾移植手术在江苏省中医院进行,医生给她做的是局部麻醉,因此手术中她能感受到割下肾的疼痛,她的头上、背上冒出了很多汗珠。手术结束后,她的床单、枕头都被汗水浸湿了,但是为了救儿子叶上云,她什么都能忍受。

  不顾腰部疼痛为儿筹医药费

  成功的肾移植手术让叶上云一家都松了一口气,在医院治疗了20多天后,叶上云和母亲胡玉水就回到了家中休养。此时,家里已经欠下了30多万元的债务,哥哥叶上金还因此卖了房。但看着一天天康复的叶上云,一家人心里还是十分的开心。然而没想到的是,2007年5月的一天,叶上云因天气突变不小心感冒,由于抵抗力低下,感冒迅速演变成了肺炎,叶上云被紧急送往南京接受治疗。

  胡玉水还没从换肾的手术中恢复过来,又赶到医院里照顾儿子。“母亲刚做完手术的3个月里,常因腰痛躺在床上起不了身,但由于我感染得了肺炎,母亲又在医院里日夜照顾我,连医院的护士都忍不住说我母亲好伟大!”叶上云说道。但是在医院里住了10多天,又花去了医疗费10多万元。由于家里早就债台高筑,再也拿不出一分钱来给儿子看病。无奈之下,头发花白的胡玉水回到老家,拄着拐杖,拿着儿子的病例,在附近各个村子乞讨筹钱,因为她心里一直有个信念,要救儿子的命。一些乡邻听了她家的遭遇后,都非常同情,并劝她说“你移植了一个肾给儿子,应该躺在床上多休息,怎么还到外面来乞讨筹钱”。胡玉水听了这话,只能对他们笑笑说,为了儿子她什么都愿意做。正是被这位坚强母亲所感动,乡邻们都很慷慨地给她钱,几天时间里就筹集到了2万多元医疗费,解了燃眉之急。

  直到听说儿子的病情好转了,她悬着的心才安定了下来。从那以后,胡玉水特别注意儿子的饮食起居。她每天都要看天气预报,提醒儿子增减衣物,不让儿子干一点重活,自己却常常忍着腰痛,帮老伴下地干活。“我女儿今年15岁,儿子10岁,他们知道我母亲为了救我割肾的事,所以从小就非常听爷爷奶奶的话。”叶上云说道,“现在我们家因为我的病还负了30多万债,我还要终生吃药,全靠父母下地干活和做些小工支撑。我做不了什么事,只有帮忙照看家里,做做饭打扫下卫生。我很感谢父母,尤其是我的母亲,是她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康仁辉 记者 邱芬 韩冷)

(责任编辑:上饶好人网)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