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是姐的双眼 妹是姐的双脚 诠释血浓于水的姐妹情深

时间:2016-02-25 09:22来源: 中国江西网-江西手机报 点击:
你是我的眼,带我领略四季的变换;你是我的眼,带我穿越拥挤的人潮每当哼唱这首歌,总能想到恋人之间克服生活艰难、携手相伴的美好。在上饶东都花园小区里有这样一对姐妹,妹妹宁菊英40年如一日,用心照顾双目失明且患有严重类风湿关节炎的姐姐,从亭亭玉立

  “你是我的眼,带我领略四季的变换;你是我的眼,带我穿越拥挤的人潮……”每当哼唱这首歌,总能想到恋人之间克服生活艰难、携手相伴的美好。在上饶东都花园小区里有这样一对姐妹,妹妹宁菊英40年如一日,用心照顾双目失明且患有严重类风湿关节炎的姐姐,从亭亭玉立的女孩到步履蹒跚的老人,近半个世纪的温情守护,诠释着血浓于水的姐妹情深。“菊英是我的双眼、我的拐杖,我这辈子最温暖的依靠。”这是姐姐宁兰英常挂在嘴边的话。


 

  双亲去世她担起照顾姐姐的重任

  宁菊英姐妹曾经生活在鄱阳县城一个幸福的大家庭里,家中兄妹4个,宁菊英是家中老三,宁兰英比宁菊英大6岁,是家中老二。7岁那年,宁兰英双眼患上眼疾,因家中贫寒,没有及时医治导致双目失明。眼睛看不见,父母对她格外疼惜,教会她基本的生活自理,家中的兄妹对她也是疼爱有加,每当出去玩耍时,总会牵着她的手一起去。上课回家,还会把在学校里学到的新知识、有趣的事说给她听,如今老人都还能熟练地背出乘法口诀表。

  1968年,宁菊英因丈夫工作调动,跟随丈夫来到上饶市区生活。宁菊英告诉记者,1975年,他的父亲去世,之后的一年母亲也随之而去。“母亲临终前,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失明的姐姐。”宁菊英说,她的大哥大嫂都有工作,家里还有4个孩子要照顾,根本没时间照顾姐姐。她的小妹和妹夫因工作原因两地分居,也不可能照顾姐姐。这样,照顾姐姐的重担就落到了她的肩上。虽然当时她也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但为了让母亲走得安心,她还是毅然接下这个重担。

  母亲去世后,宁菊英把姐姐从鄱阳接到上饶市区和她一起生活。

  家境困窘却对姐姐始终不离不弃

  宁菊英一家生活并不宽裕,丈夫陶三义是原朝阳磷矿的一名普通职工,宁菊英没有正式工作,有空时就到矿上做临时工铲矿石。宁菊英说,那时姐姐只是双目失明,生活能够自理,偶尔还能帮着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

  1982年的一天深夜,宁兰英突然肚子痛,在床上不停地翻滚。宁菊英和丈夫将宁兰英送到卫生院,医生诊断为阑尾炎,需送到大医院治疗。宁菊英连夜将宁兰英送到原上饶地区医院治疗。由于宁兰英没有任何生活保障,宁菊英找来大哥、小妹商量,兄妹3人东拼西借好不容易才凑齐了医药费。

  那之后,由于体质不好,宁兰英的身体大不如前,三天两头就要往医院跑。1987年被诊断患上类风湿综合征。医生告诉宁菊英,宁兰英的关节可能出现僵硬畸形,骨骼和肌肉也会萎缩,极易致残。而此时,朝阳磷矿因经营不善发不出工资,宁菊英家一时陷入困窘。

  1997年宁兰英手指完全弯曲变形,无法拿握东西,全身关节也相继发生病变,手关节不能向后弯曲。

  不忘承诺只愿姐姐能生活得更好

  家中生活本已捉襟见肘,但宁兰英看病吃药的花费却没有减少。1999年宁菊英丈夫从朝阳磷矿退休后,由于企业效益不好,退休工资常常发不出,尽管有两个孩子和远在外地的哥哥妹妹的资助,但依旧四处举债。为了解决家中生计,宁菊英丈夫在学校谋了一份门卫的工作,宁菊英自己也做起了清扫员。

  2003年,宁兰英右腿瘫痪没法行走,出行只能依靠轮椅。病情加重后,宁兰英生活基本无法自理,吃喝拉撒全靠妹妹宁菊英帮忙。

  十几年里,宁菊英和丈夫带着宁兰英辗转多处,寻找更便宜的房子居住,生活颠沛流离。可就算再难再苦,宁菊英也不忘当时对母亲的承诺:“只要有口饭吃,就绝不会让姐姐饿着;只要有一件衣服穿,就绝不会让姐姐冻着。”自己节衣缩食,总把最好的留给姐姐。宁菊英告诉记者,这几年她和丈夫租过月租500元的房子,也租过月租300元的房子,但不管租什么样的房子,她唯一的条件就是要住在一楼,这样她就可以经常带着姐姐出去晒太阳,陪姐姐出去散步。

  一次,宁菊英外出扫地,独自在家的宁兰英下床活动,不慎摔断了右腿。宁菊英连忙将姐姐送到医院。由于宁兰英患了类风湿综合征,骨头十分脆弱,不能打钢钉,只能做牵引让骨头慢慢恢复。宁兰英的身体只要一动,摔断的骨头就容易错位,照顾姐姐的工作变得非常艰辛。3个月的时间,宁菊英一直坚持睡在姐姐身边,姐姐一有动静,她就能起身照顾。

  温情守护甘当姐姐的眼睛和拐杖

  近几年,因为多种慢性疾病,宁兰英的身体每况愈下,不仅双手严重畸形,抬不过头顶,同时还患有胆结石、冠心病等,生活已经完全不能自理。在年复一年的照顾中,宁菊英毫无怨言。宁兰英告诉记者,多亏了妹妹和妹夫,否则她这辈子真不知道怎么过。

  2014年,宁菊英申请了廉租房,住进了东都花园小区里,通过向有关部门说明情况,她租住的楼层依然是一楼。在社区的关心下,宁兰英申请了五保户,这样生活和看病就有了保障,宁菊英心里的石头也终于落了地。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一路上收藏点点滴滴的欢笑,留到以后坐着摇椅慢慢聊……”在慢慢变老的路上,姐姐宁兰英的身边总有妹妹宁菊英温暖的双手,伴着她前行,成为她的双眼和拐杖,带着她穿越时光的风尘,去静候岁月的美丽。

  

(责任编辑:黄颖)
------分隔线----------------------------
推荐内容